我们对美国的“性开放”等确然存在严重误读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日本是最善长学习并接纳外来先进文明的国家。现代日本文明究其实是汉唐帝国文明和西洋文明的复制品。一个处于蛮荒状态的草昧民族,就因为虚心学习接纳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文明成果,跃升为这个星球上的一等民族,超过中国老师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文化巨人。

日本民族在学习外来先进文明的过程中,不但能做到虚心诚恳全心全意。而且能很好的结合本民族的特点,尤其是融合本民族的文明优势,结果日本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很多方面超越他的老师。

和日本民族相反,中华民族对待外来先进文明的态度是深闭固拒妄自尊大,实在无法排拒时就采取"拿来主义",摄取形式排泄内容;同时用"民族劣根性" 对外来文明进行"筛选",能够适应"中国特色"者才能"为我所用"。因此外来文明进入中国后大多变得不伦不类,往往徒具外在形式而失去精神内赅。一个典型例子是自掘坟墓的满清政府在进入墓门的前一年为了缓解内外危机,仿效欧洲政府建立"责任内阁",可内阁的十三名成员中居然有九人来自"皇族"?

当"西方文明"不能按中国人的期望值解决中国的"传统问题"时,我们就很容易简单地把过错推到"西方文明"身上,丝毫也意识不到问题的根源不是我们引进的"西方文明";而是"传统文明"的惯性作用,是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