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枯黄的冬日伴随着春日逐渐返青的草地,像年幼的孩子一般,一股脑的消失在眼前,又像风骚的少妇般,扭着令人心动的丰臀,渐行渐远,慢慢的消失不见;只希望更加温暖的春日阳光早早来临,就像孩子们清澈透亮的笑声一样,传遍大街小巷,人们再也不用蜷缩在厚厚的衣物后面,悄悄的探出一只眼观看这个冰冷又死气沉沉的世界。

或许那样,当春日温暖的阳光照进我寒冷心房的时候,我就会幸福起来;当内心一个个枯黄的小草被青绿的颜色取代的时候,我就会幸福起来。当漫山遍野山花烂漫的时候,我就会幸福起来。

是否,我会真的幸福起来吗?

没有你的日子,或许还一如平常,只是偶尔溢出来的思念,谁人不知,却已被寂寞吞噬。

或许真的一如平常?还只是自欺欺人。那又为何每次走过曾经一起来的路,总会恍若隔世,却又好似昨日。

六年的时间,当思念像毛线般,逐渐绕成一个圈,我出不来,谁人也进不去。

忽然想到,你说过我是一个那么被动的孩子,我就想起来了小时候,舅舅为了我们的安全不让我们下河玩,而每当我们不听话下河被发现之后,舅舅就会用粉笔在地上画个圈,让我们都不准出去,而最后,就只有我一个人被一个粉笔画的圈给禁锢住。被别人笑,我却沉默,或许那时候就有骨子里的认真劲,答应了,就不放弃。答应了,就要做到。

可以,或许我终究还是放弃了?还是......

有时候,是不想出去,有时候是怎么也出不去。

一辈子,零零总总,还有那么多日子,有一个你;人海穿梭中,背对背的感情,却早已渐行渐远,消失不见。一辈子,不多不少,剩余了那么多的日子,没有你,茫茫前行中,背对背的感情,却一点没有减少,完好如初。

人海茫茫,看别人的感情,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多拥挤,脚不停,心也不曾停下,身边更变换不停,难道唯一就可以动摇得那么轻易?或者,是他们醉酒没醒。还是我们在做梦?

不过,都已不再重要!

不是吗?

你要过上你好的生活,我要过我想要的生活,从一开始,6年前的你,6年后的我,或者都已注定。眼睛一闭,眼睛一睁,恍若隔世,却一辈子......

不过,你一定要幸福,我给不了你,你要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