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某次考试考语文,我的同桌在默词的时候突然灵感来了~前句:问君能有几多愁 要求补后句,他补了句:恰似一道红X卷上留(原句: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老师毫不客气得在卷上打了个X~他还沾沾自喜说:”原来我的灵感好灵的!”
  2.也是语文考试默词,题目是:玉不琢,不成器,结果我们班一强人答:朋友妻, 不客气,第二天家长就被叫到学校了
  3.又是语文考试,题目:长江后浪推前浪,某人答:一代更比一代浪.结果自然是家长,又见家长
  4.高中的时候考试有道题是这样的:请写出鲁迅先生的作品《藤野先生》中藤野先生的全名。其答案如下:藤野菜菜子,藤野英二狼,(当时正好有放棒球英豪这个动画片)藤野武大郎,藤野花道,藤野五十六,藤野内丰,藤野隆史等等等等,比较绝的有:藤野小绵羊,藤野大色狼等~~~气的老师在广播里骂我们无知
  5. 改卷,一题曰”清水出芙蓉”,或答”乱世出英雄”,或答”山村出美女”,或答”深海出蛟龙”……,叫人哭笑不得。

  6.还有一次,题目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偶一同学答曰:吸烟喝酒伤身体,末了还在后面加个感叹词—啊!!!
  7.考试有一题材为:葡萄美酒夜光杯,接下句。有一同学这样写道:”金钱美女一大堆。:”结果不言而喻。
  8.上句:穷则独善其身   一同学接下句:富则妻妾成群
  9.一次老师提问:”烈士暮年,下句什么?” 偶没听过这句,听成”烈士墓前”了于是张口就说”黄泉路上”全班晕倒~~~~~~
        10.语文老师提供的材料名句默写:后宫佳丽三千人,某生接:铁棒磨成锈花针    11.初中的时候有一回考语文,之后我和另外几个同学被老师叫去帮忙改其他班的试卷。有一个名言题,吾生也有涯,有个学生接了一句对仗特工整的:尔死也无边。

博客新建,正在调试中,欢迎光临。

12:30  安装英文版 WordPress 。

12:25   安装好中文语言文件,配置wp-config文件,启用中文语言成功;

12:30   皮肤一部分完成汉化,上传、启用完成;

14:30   皮肤继续汉化中…

14:50   修改footer文件。

10:10    免费域名https://yimity.com成功启用(穷学生没钱)。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纪念刘和珍君》

        老婆:小妞,过来陪大爷乐呵乐呵
  老公:你又皮痒了是不?
  老婆:嘿,还挺厉害,大爷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象男人的妞!
  老公:…….

  关于洗碗
  老公: 你去洗碗。
  老婆:好。
  老公:那怎么还不动啊?
  老婆:我头疼。
  老公:懒死了,不让你洗碗你也不头疼。
  老婆:真的!一想到要洗碗我就头疼。

  关于拿东西
  老婆:这个袋子你也拿着吧。
  老公:我都拿着四个袋子了,你什么都不拿,好意思吗?
  老婆:那我还挽着你呢!你100多斤呢,我拿的东西不比你拿的东西重多了。

  关于散步
  老婆:咱们一直散步到那条马路吧。
  老公:到那儿太远了,一会儿该走不回来了。
  老婆:没事,你背我回来。

  关于买衣服
  老婆:这衣服好看吗?
  老公:好看。
  老婆:你就敷衍我,想让我赶快买完了赶快回家!
  老婆:那衣服好看吗?
  老公:不好看。
  老婆:你就舍不得给我买!

  关于干家务
  老公:咱们把家务分分工吧。
  老婆:好。首先,脏活累活得男人干吧,比如擦地、刷马桶、擦桌子……
  老公:这对。
  老婆:你是学理工的,我是学文科的,带电的东西得你干吧,像洗衣机、电冰箱、 电饭锅、电熨斗……
  老公:这……行!
  老婆:男主外,女主内。和外人打交道的活得你干吧,买菜、交水电费、取报纸牛奶……
  老公:行,行,那你干什么?
  老婆:别着急呀。厨房里油烟这么大,可毁皮肤了,做饭得你干吧。
  老公:你就告诉我你干什么吧。
  老婆:我也有很多要干的呀。我可以陪着你,监督你,赞美你,安慰你……

  关于孩子
  老婆:咱们要个孩子吧。
  老公:行。
  老婆:那你喜欢咱们的孩子吗?
  老公:喜欢。
  老婆:那不行!你就得喜欢我一个人!
  老公:好,好,就喜欢你一个人。
  老婆:那我的孩子你凭什么不喜欢啊!
  老公:咱们……还是别要孩子了。

  关于真话
  老婆:你看,那女孩多好看。
  老公:好看什么呀。
  老婆: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和我保持一致!
  老公:好看好看。
  老公:哎,你别走啊,怎么不理我了?

  关于吃东西
  老婆:这个话梅我吃了一半,挺好吃的,剩下的给你吃吧。
  老公:我不爱吃话梅。
  老婆:不行,你就爱吃!你是不是嫌弃我吃过的!
  老公:这鱼挺好吃的,来。
  老婆:你的脏筷子碰过的,谁吃!
  老公:那你吃过一半我还吃呢,我不嫌弃你,你怎么嫌弃我?
  老婆:那就对了。我嫌弃你说明我比你干净。我比你干净你凭什么嫌弃我?!

  关于起床
  老公:起床了,起床了,你不说今天要早起开会嘛。
  老婆:别说话,我再睡一会。
  老公:快起吧,要不该迟到了。
  老婆:你别碰我!我要睡觉!!
  老婆:呀!都该迟到了!你怎么叫我的!

  关于男女平等
  老公:都说男女平等,咱们家是不是也得平等平等?
  老婆:行呀。你们男的欺负女的欺负了好几千年。我们也得欺负你们几千年,再平等,才是真正的平等呢。别急,再过几千年,咱们家就平等了。

  关于幸福
  老婆:你娶了我是不是特幸福?
  老公:没觉得。你又不讲理,又不干活,还老折腾人,我怎么幸福啊?
  老婆:这就是你的幸福啊。我不讲理,要不是我牺牲自己,能反衬出你的宽容大度 吗;我不干活,就培养出了你呀,艺多不压身,你能力强还不好;我折腾人,那你的生活多丰富多采呀,你看,你的婚姻生活就不像别人家那么单调吧。

  关于领导
  老婆:我在外面不是领导,在家里就得当领导。你在外面是领导,在家里就得被领导。
  老公:那我要是在外面当不成领导了呢?
  老婆:一个男人,在外面看人脸色,回家来拿老婆耍威风,算什么男人!

  关于讲理
  老公:你不讲理。
  老婆:和你我从来就没讲过理,家就不是讲理的地方。再说你是男的,还比我大8个月呢,你得让着我

  关于钱
  老公:以后我挣的钱按比例给你吧,我挣的多留的也多,这样有积极性。
  老婆:好。
  老公:那我给你百分之多少?
  老婆:百分之一百二。

  关于中心
  老婆:我在我们家一直是中心,在你们家也得以我为中心。
  老公:那我在我们家也一直是中心。
  老婆:可我这中心比你那中心重要。
  老公:为什么?
  老婆:因为我是千金,你只是个小子。

  关于主意
  老婆:咱们出去玩吧。
  老公:好,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老婆:我要有主意还和你说!
  老公:我出的主意你从来都不同意呀。
  老婆:我不同意的那叫什么主意呀,那叫敷衍!你得不停地有主意,直到我满意为止。

  关于打电话
  老婆: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老公:倒打一耙!今天不是说好你给我打电话的嘛。结果我等了一天,还是我打给你的。
  老婆:我是说过,可我又改主意了。张爱龄说:女人有改主意的特权。
  老公:那你改主意没和我说?
  老婆:我说了,我心里说的,谁让你和我心灵不相通的。

  关于异姓朋友
  老婆:我可以有男朋友,你不能干涉我。
  老公:行,我也交个女朋友。
  老婆:不行!
  老公:凭什么你行我不行呀。
  老婆:我交男朋友,你做不到的人家能做到,我就不会老挑你毛病了,有利于家庭幸福。你交女朋友,我心眼儿小,吃醋和你吵架,不利于家庭安定。
  老公:那我也心眼儿小。
  老婆:一个男人,和女人一样心眼儿小,亏你好意思说!

  关于心情
  老婆:我一干活心情就不好了,会降低咱们的婚姻质量。
  老公:那我干活心情也不好。
  老婆: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比我强,因为你个子比我大,心脏也应该比我大!

  关于婚外恋
  老婆:现在电视里老演婚外恋,你说,你会有婚外恋吗?
  老公:不会。
  老婆:为什么?
  老公:有你一个我就够后悔的了,决不能再要第二个!

  老公:这回我是真生气了!
  老婆:我已经道过歉了呀,老公别生气了嘛!
  老公:我不要你道歉,我只想听你说句你爱我,可你就是不说!
  老婆:我爱老公就和太阳从东方升起,人类要呼吸空气一样的自然,你见过谁每天看见太阳就喊,

       社会实践第一天,天气突然变得很热,第一站去了嘉兴南革命湖纪念馆,看了好多东西,活动展开的也比较顺利,因为是七月一号,参观的人比较多,所以活动进行的很快,不到两个小时,真个横幅就已经被签的满满的了,虽然我一直认为签名干嘛是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是自己的活动还是要卖力做的啊,毕竟参加了吗,这也是责任啊。
   看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看图片吧!呵呵2

 

第二张

1

     先说一段故事,与时装无关,与爱情有染。 
    牛仔裤与红T恤相爱了。红T恤却被喜欢旅游的主人带到了另一个地方。他们在分别时,约定要永远相爱。红T恤泪流满面,问牛仔裤:如果我们不能再走到一起呢?牛仔裤说:我们都要活得久一些,这样,我们总会再走到一起。红T恤开始了流浪的生活,遇过纯棉裤,遇过百折裙,换来换去,飘来荡去,但是心总是安的,她知道,在远方那个叫家乡的地方,有条牛仔裤会将她当永远的伴侣,她永远不用害怕被淘汰。但是,红T恤随主人回家探望亲人的时候,得知牛仔裤从此拒绝与别的衣服搭配。红T恤因为他的执着而心酸,不愿他的青春被掩埋进衣柜黑暗的角落,便劝他:还会有许多衣服与你相衬,你不用只等我。牛仔裤骄傲又感伤地拒绝她的好意,他说:我们的分开,不是不相衬的原因,只是因为地域,你总有一天会回到我身边,我坚信。 
    故事如果到这儿,便不失为美好令人唏嘘的爱情童话,可惜,牛仔裤终于拗不过新的主人,他与一件白蕾丝上衣搭配上了,而且出乎意料的合适。再次随主人回家的红T恤知晓了一切,忽然感觉自己没有了结实的后盾,从此孤立。她问牛仔裤:如果我将自己弄出伤痕,主人也许会将我留在家里,我只想知道,我这样做的话,我们有没有可能再在一起?牛仔裤仔细地思考,沉默良久,终于说:我们的问题不是地域的问题,而是我与你本就不够相衬,本质上有着太多不同。红T恤苦笑,甚至没有凄哀地问他还爱不爱她。她知道,就算这是事实,他以前也是拒绝承认的,因为那时他爱她,昏茫地。而现在他清醒地说出他们的差异,理由只是一条:他不再那样的爱她,爱一个人永远不会如此清醒。牛仔裤在分别时依然握了握她的手,说:我的心很乱,但是,至少,我们永远是朋友,不是吗?红T恤苦笑,绝尘而去,她还记得,以前他不是这样说的,那个时候,他说他们会是爱人,永远的。 
    将这段故事的箴言让主人来总结吧--主人也失去了以为会在家里一直等待她的男友,她抱着红T恤痛哭,泪水缤纷了T恤的颜色,她说:红T恤,其实,我们早就应该知道,没有人在原地等你。 

    讲这段故事,因为自己的心伤--我便是那主人。 
    因为伤痛,所以反思:谁会在原处等你?!你又会在原处等谁?! 
    最难把握的事情是人的情绪,每年的时装流行还有时装发布做引导,每天的天气还有气象台做预报,但是,情绪变化之时,永远不会有情绪指南来提醒你。 
    曾想过回到原处将他夺回来。 
    这个也许不难,相处如此久,当初爱得那样深,两个人只需几句:你还记得吗……便能被前尘往事将感觉唤醒,然后加上恰到好处的煽情,几粒眼泪,一个热吻,仿佛修补被蚁噬的堤坝,工程虽大,却也极易搞定。 
    但是夺回来了以后呢?就像红T恤在长时间的飘零中见识了帆布的粗犷棉布的细腻毛料的高贵,外表纵然不改当年鲜艳,也粘上了别的纤维,不复是当年的红T恤。习惯了东跑西荡的生活,强安宁下来感受短暂的幸福之后便是浓厚的失落,心性已变,已习惯改变,并喜欢改变,平稳安定已经与她不再适应。牛仔裤纵是坚信她还是当年那件红T恤,却也会在朝夕相处中发现别的裤子留下的纤维,它们已经不经意地让红T恤有了别的痕迹,强接受下来感觉短暂的甜蜜之后便是挥之不去的芥蒂,他是男人,他不可能不在意。 

    虽然我们都渴望听过或是亲身经历天长地久的痴情,但是痴情是有代价的,随之而来的是寂寞,心痛,煎熬,还有别人的嘲笑--你怎么能控制这样的情绪? 
    落寞苦等,痛快游戏,两个角色,你会选择哪一个?你会让你爱的人选择哪一个? 
    既然当初不能付出将自己弄出伤痕的代价来争取留在牛仔裤的身边,又何必在他寻找到新的幸福时再来搅局?既然不能用尽方法争取钻进主人的行李箱与红T恤一起,又何必在家里扮演痴情角色,拿苦等证明爱情? 
    想清楚这一切,就不用为童话里的红T恤或是牛仔裤感动或叫不平。 
    在原处等你,不是你值得等待,而是因为没有遇上另一个合适的。 
    不在原处等你,不是因为背叛,而是时间在变,你在变,他也在变,忘记了当初与你的登对,发现了新的合适搭配。 
    爱情是盲目且自私的,将心比心,没有人甘愿做备用电池后补队员,更没有人甘愿做隐密武器放在衣柜里一蔽百年。 
    所以,发现没有人在原地等你时,不必悲天悯人,不必诉苦叫冤,不必怨恨不必抱怨。最多哀哀地唱歌: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 
     如果还没有用,那就扪心自问一句:你离原地多远? 
                                                                                                                                                            作者/辛唐米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