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菜头 童鞋 的《逃生船问题》尝试解,这篇日志,感觉有些如鲠在喉不吐不快。那先来看看什么是逃生船问题:

在公海上航行的一艘中国轮船,由于触礁在30分钟内即将沉没。轮船上只有一艘救生船可用,这艘救生船只可以乘坐6人。而这艘轮船上有16个人,他们分别是:

船长 男 36岁
船员 男 38岁
盲童 音乐天才
某公司经理 男 34岁
副省长 博士 男
省委副书记 女 42岁
省委副书记的儿子
研究生,数学天才 24岁
某保险公司推销员 白族 女 20岁
生物学家 女 52岁
生物学家的女儿 弱智
公安 女,25岁
某外企外方总经理 白种人,女,20
罪犯 孕妇
医生 男
护士 女 同性恋
英雄 女 舍己救人负重伤

请你在5分钟以内按照应该离开的次序对16人进行排序。


在文下的评论处,看到了讨论那是相当的热烈,其中有不少人赞成抓阄,当然,这也是我赞成的方法之一,然而咱们的菜头同学却不这么认为,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不能强求,这里也只是引出本人的一点见解而已。在后来的这篇文章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具体观点简单摘录为:“逃生的机会是用其他生命换来的。既然有生命为此做了牺牲,那么这些牺牲了的生命就得被充分尊重。也就是说,幸存者应该有较大机会存活下去才能上船。”。但凡懂些经济学的人,都知道这与“机会成本”的,观点不谋而合,也就是,活着的人的价值,必须等于或者高于死了那些人的如果不死所产生的价值,这件事才有价值,可是菜头同学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生命的价值永远是平等的”,不管你所处的时间、方位、地位、荣誉等等的这一切。所以,即使船上的人有那么多身份,生命也同样都是平等的,生命权也是一样,都应该有相同的机会获得生命的权利。不管他的价值在获救后能有多少时间的延续,在生命价值这个概念里,都是平等的,不能用“有较大机会存活下去”这种看似体现了死者生命价值的理念,来剥夺死者生民价值的等价性。况且,更不能用可以或多少时间,来证明一个人的价值。或许救了医生他只活了一天,但这一天里他可能救了另外的好几个人,而救了省长,他可能活一辈子,但是可能这一辈子都是碌碌无为,甚至危害百姓,所以不管什么情况下,生命的价值都是平等的,而不是用经济学中的“机会成本”来体现死者的价值,所以在当时,我们就应该用更能体现生命价值平等的方法来选择那些人该走和不该走。而使用抓阄这种方法,更体现了这种公平性,虽然对于人性来说,它可能有些幼稚,简单,或许是残忍,但简单的东西更能解决问题,在人性根本上解决,而不是利用价值来衡量。

当然,如果我们更要人性一点的话,我们可以改进抓阄这种看似不那么严肃的事情,那就是抓阄之后,再考虑具体我们为这个团体存活下去贡献了多少,比如船长,毕竟要从这个波涛汹涌的大海逃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能力,那我们就要找到一个更能给这些被抓阄而被选择出来的人更多的生存机会,那就是船长了,还有医生,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医生的作用肯定大于其他的那些人,他可以给接下来这些被选上的人以医疗上的保障,如果选出来得人也都死了,那选择也就没有意义了,但是这里也又回到了用所谓的“机会成本”来衡量人们生命价值的观点上来了。但我们还是有所改进,毕竟在必须之后,我们就要体现公平了,就如同,“只有三粒药,其他的都锁在柜子里,只有一个人可以打开,打开之后可以获得更多的药,但是这个可以打开柜子的人又病重必须服用所有的药(不服所有的会死),而这时候其他人也有服药的需求,不服药他们中有些也会死。那我们就必须抛弃平等分配的想法,先让那个人服药”,这样才可以生存更多人,这也有“机会成本”的思想在里面,但是这时候我们却可以确定的知道,这个价值,而不是假设上。

但是毕竟所有人,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都具有相同生存的权利。上面的所有都是假设。在这个狭小的范围内,一切也都是后解决的,我们只要看看当下的公平,之后的安全,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以这个世界为背景,有限的资源,需要死掉很多人,留下些“更有价值”的人,那又该怎么办呢?况且“更有价值”该如何定义呢?抓阄,或许也可以,没有任何人可以预见活着的人未来是什么样子,那谁“更有价值”呢?我们谁也不知道,或许只有那些找理由来让自己“有价值”的人,才“更有价值”吧!

然而,对于这个假设,对于以世界为背景的假设,如果是你,你会用什么理由把他们留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