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奇特的大河——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北麓的几个泉眼淌出时,它还是清流汩汩,碧波粼粼,向东流过一座黄土高原后,它变成了一条浊浪翻滚的黄色泥 河。

它因此而得名——黄河。

大迁移  谢朝平

黄河用5464公里的长度和75万多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维系了炎黄血脉并孕育了华夏文明。中国人都公认黄河是自己的母亲河和“摇篮”,是中华民族的象征 和灵魂……
面对黄河,一贯气壮山河的伟人毛泽东充满了敬畏之情。他告诫人们:“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藐视,就是不可以藐视黄河。”

他的敬畏中多少夹杂着一种无奈的矛盾心情——对海河,他说“一定要根治海河”;对淮河,他说“一定要修好淮河”;对黄河,他似乎没有了一贯的大气磅礴,而 只是说:“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

然而,“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性格基调伴着“圣人出,黄河清”的浪漫情怀和“苏维埃加电气化等于**主义”的奋斗目标,还 是使毛泽东无法放弃治理黄河的雄心壮志,他同共和国总理周恩来等决策者把坚定的目光投向了被中外水利专家不约而同看好的三门峡水库坝址。

所有错误都是在绝对正确的信念下铸就的。1955年7月18日,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邓子恢宣布:“只要六年,三门峡水库 完成后,就可以看到几千年来人民所梦想的‘黄河清’这一天!”

第二天的报纸说:邓子恢的报告赢得了中南海怀仁堂一千多人民代表雷鸣般的掌声,许多代表因那“激动人心”的报告而彻夜未眠。

激动的代表们忘记了三门峡上游的八百里秦川。当年,德国的水利专家到现场勘测后曾断言,“在三门峡筑起大坝,无异是在修建一个祸害关中的死库!”

怀有阶级偏见的决策者们把这一警告当作了“不怀好意的危言耸听”。

1956年,“苏联老大哥”的《三门峡工程初步设计要点》完成,三门峡工程不可逆转地启动了。

大错由此铸成。

……
更多…

今天也终于收到了暖暖童鞋快递来的DOULEX牌的鼠标灯,韵达快递,还要我自己跑过去拿,就在离市区很近的郊区,难道都不能送吗?顺便鄙视下韵达快递;不过不是我的喜欢的白色或者蓝色,而是绿色的,当然了那么大量的出货,以及免费的商品再加免邮费,还有什么理由抱怨呢,嘿嘿,这就很好了。下面上图,不过但是由于相机在老婆那里呢,只能使用暖暖网店的图片来充数了,等明天把相机拿过来了,图再补上。话说这些图都是实物拍摄啊。

image

先上一张,明天再上其他的,这么仓促的上这么一张,当然是为了赶紧感谢下暖暖掌柜的,嘿嘿,偷偷告诉大家,暖暖掌柜貌似确定是女生哦。而且还是姐妹一起开店的哦,还是辞职了好耶网全职来淘宝开店的哦,还是成都人,支持当面交易的哦,并且其淘宝店铺已经3钻了啊,目前四钻进行中。

更多…

很久没更新了,因为很忙,但总是觉着忙,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一点成果都没有,马上毕业了,工作是个大问题,从杭州一路走来,又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说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一切都要靠自己白手起家一手打拼,然而,工作,一份养家糊口,赡养父母的,自己家庭生活的工作又是何其重要呢,但到目前为止,还是在浑浑噩噩的度过。一份1500每月的工作,又如何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呢?又如何养活自己的梦想呢?

然而,又迷失在选择之中,到底是先择业还是先就业呢?学校说得好,先就业,就业压力大,但如果选择自己不喜欢的行业,选择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工作几年之后,更换到另一个行业的话,不是又要从头开始吗?又要以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新人的面目出现在求职者的大军中吗?

然而,择业,对一个刚出校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人来说,凭什么择业呢?况且还有那么多事,等着自己去解决,而事情的解决,金钱永远也脱不了干系。

迷茫,不在迷茫中醒悟,就在迷茫中死去,而更大的困难是,成百上千万的“行”中,到底自己要去从事那一行!计算机、网络自己的最爱,但自己并没有系统学过这些知识,自学也不得要领,至今仍旧只是如得了门,为不了师,还有什么的?自己学的包装工程,然后非常不喜欢在工厂车间里的工作,喜欢和年轻人一起,喜欢有激情的工作。车间里可以吗?又是一个迷茫。

一个很小的公司,代理商,销售家具,具体点主要是门,做网络营销的工作,其实就是打杂兼计算机管理员兼网络销售,待遇1500每月什么都没有,一家民办高职院校,虽说比较小,但未来谁知道呢,况且中国的教育未来很大一部分要靠民办的,说是年薪3-5万,三险一金,貌似还要提高到五险一金,但是教师的行业,自己喜欢吗?如果喜欢,那很好,如果不呢?自己能做好吗?如果真的不喜欢,将来又要面临择业了。唉。

真难。

可是再难还要生活,还要前进。

那就努力前进吧。

我说,面包会有的,牛奶就一定在前面。

当Google离开大陆的时候,本应该写些东西的,然而,漫长的毕业设计,总将这个想法打乱,让我将其抛诸脑后,然后渐渐的再也想不起来还有那么回事了,话说,人都是容易遗忘的,当今天大家都在侃侃而谈Google离去的时候,若干天之后,一切又都会归于平静,湖面平静了,然后我们再也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然后或许,当我们周边某些人提起的时候,我们再稍微怀一下旧。

image

image

昨天同学毕业答辩的时候将PR解释为“网页流量的大小和网页的知名度”,我不知道改如何是好。今天Google的Pr就更新了,还有Google将Google谷歌的标志改为Google中国了,06年谷歌CEO施密特铿锵有力的向世界宣布谷歌--山谷之歌,带着多大的梦想来到这片土地,然后好景不长,10年的时候,我们在网络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就再也看不到“山谷之歌”了,留下的,只是Google中国。

不是我不说,不是我不想说,不是我不会说,只是我已经无力说了,很多网友说,我会记住3月23日的,是的,我们大家都会记住的,就像那个鲁迅笔下的同一类人一样,当轮到你了已经没有人可以替你说话了。

然而,目前还是不能说。但先人们很早就知道,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所有的人民都不是傻瓜。

推荐大家看两本书:《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

什么都不说了,我的意思,网友都懂吧。